最热

为实现农村自建房屋修有人管、险有人排

2021-05-01 11:40

在自家的宅基地上修房子,农房协管员“从头管到尾”,这事儿曾让刘斌觉得“好麻烦”。不过现在,他的态度却变了——不久前,巡查的农房协管员发现帮他建房的施工方偷工减料,这一发现让刘斌感觉到了有协管员的好处。

刘斌家的老房子位于新都区清流镇均田村2组,是多年前“亲帮亲、邻帮邻”建起来的。这种方式曾是农村自建住房的“惯例”,而这样的房子也有“三无房”之称——无法管、无力管、无人管。

针对农村群众,也有引导工作要做。清流镇打算,下一步要梳理出一份具备相应施工资质的施工队“名录”,向群众公示,“引导村民选择正规的施工队来建房。”另一方面,农房协管员还要与施工队进行沟通,灌输安全建房的理念。

有了农房协管员,修新房“麻烦”了许多。“先要打建房申请,还要国土证、房屋产权证、户口簿、身份证……”刚开始,新的建房手续宣传下去,一些村民听了直喊“脑壳晕”,雷成彬不晓得建房申请怎么写,最后王俊帮忙才搞定。

雷家当年修房时,邻居们是“主力”,“只要有力气,就可以帮忙盖房。”至于规则选址、地质勘察、建筑设计、施工合同这些名词,大部分村民过去听都没听过,地基深度、混凝土比例都是“跟着感觉走”。

尽管每个村(社区)都有了村主任担任的农房协管员,但每家人修房子,王俊或汤传忠仍要亲自去现场。“我们不懂建筑专业知识,看不出门道。”均田村的村主任陈德全说,希望能接受相关知识的培训。

手续办完了,农房协管员还要对各家的新房子“一管到底”,规划放线、下地基、倒圈梁、吊预制板……几乎每个环节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。

眼下,清流镇的试点已经在成都市推广,21个区(市)县中242个涉农乡镇、街道均建立了农房协管员制度,农房协管员人数已有1800多名。不过,在马宗祥看来,清流镇的“探路”才刚刚开始,下一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。

清流镇是个中等规模的镇,有12个村(社区),散居农户万余户,大多数的房子都是70、80年代修的。水梨村16组的雷成彬家就是“典型代表”:墙壁是篱笆加泥土,已经严重弯曲的房梁下撑着一根木棍,一到暴雨天,全家人就担惊受怕。

要怎么才能管理好农村自建房?今年,新都区在成都市率先探索在村一级设立农房协管员,保障每一栋房屋都在管理视野中。近一年的尝试也引发思考:农房协管员的专业水平能否满足需求?建设与管理部门之间应怎样合作?

渐渐地,村民们感觉到了好处:“我们不懂专业知识,有协管员帮忙,省心也放心。”前不久,汤传忠巡查到均田村2组刘斌家的工地现场,发现现浇的结构柱出现大量空洞,马上和施工队负责人交涉,很快解决了问题。

此外,按照现行的规定,房屋的建设与管理分属不同的部门,但农房协管员做的工作又“跨界”建设和管理。新都区房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,该局正在拟定相关条例,对政府职能进一步明确,为农房协管员的工作进一步扫除障碍。

这是农村的普遍现象。成都市的数据显示,到2013年底,农村散居自建房屋登记面积近3万平方米,二、三圈层自建散居房屋分别达到了93.1%和89.4%。“这样修出来的房子,安全隐患多,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差。”清流镇经发科副主任李忠伟清楚地记得,5.12地震时,尽管距震中有近百公里,镇上还是有上千户农房受损,有的还局部倒塌。

这几年,农民的经济状况好了,修新房、改扩建老房就成了一股“潮流”,但随意加层或拆改主体结构等行为也随之多了起来。“以前是靠区房管部门定期组织危房的排查和整改,但远水解不了近渴。”清流镇副镇长马宗祥说,为实现农村自建房屋修有人管、险有人排,清流镇成为成都市首个试吃村级农房协管员“螃蟹”的镇。

马宗祥说,农房协管员还要关注装修环节,防止村民破坏承重墙;同时负责房屋安全的日常巡查、重大地质灾害的紧急检查。今年以来,清流镇农房协管员跟进完成了50多套新建、改造住房,并对9000多套自建房屋登记入册。

为此,王俊的工作量比过去翻了几倍,但工资收入却没有变化。“目前农房协管员没有单独的补贴,基本靠政府工作人员兼职,一定程度上影响工作积极性。”马宗祥说,农房协管员人手不足,效果也将大打折扣。

清流镇成立了由镇长任主任、分管副镇长任副主任的农村房屋建设安全管理委员会,实行网格化管理。“村主任对村里每户人家的情况最熟悉,因此先让村主任担任这个职务。”李忠伟说,全镇共设了14名农房协管员,清流镇经发科的工作人员王俊和汤传忠则负责总体协调管理。

最新

推荐